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思潮争鸣 > 内容
鄂尔多斯蒙古族文化特征及其现实意义(鄂尔多斯学研究会论文)
来源:本站 作者:杨勇 日期:2013/9/18 浏览量:891次
字体:     

 

    

    鄂尔多斯蒙古族,是守护、祭祀、供奉成吉思汗陵寝的部落,是由十三世纪蒙古帝国有代表性的各部落和氏族逐渐组成的特殊群体。鄂尔多斯蒙古族成因于成吉思汗八白室的建立,完善于元代忽必烈钦定的以成吉思汗祭祀为代表的蒙古帝王祭祀体系的确立,最终形成于明代中叶成吉思汗八白室进入河套地区并使之改称为鄂尔多斯地区。鄂尔多斯部与其他蒙古族各部落相比,她的典型意义在于鄂尔多斯蒙古部落具有特殊的历史发展过程、特殊的文化传承背景、特殊的民族使命,是一个肩负蒙古民族历史文化传承与发展使命的特色游牧性质的部落。对于这样一个有着近八百年发展历程的部落群体,她的文化特征、她的文化的现实意义体现在那些方面,是需要我们进一步予以探索和研究,以图比较深入地了解鄂尔多斯蒙古族和有益于成吉思汗文化研究、传承和在现实社会不断向前发展过程中发挥出巨大的推动作用。
    一、鄂尔多斯蒙古族文化特征
    1、鄂尔多斯蒙古族文化三大特征:
    第一、鄂尔多斯蒙古族文化具有蒙古汗国时期的帝王文化特征。
    第二、鄂尔多斯蒙古族文化具有蒙古高原十三世纪的祭祀文化特征。
    第三、鄂尔多斯蒙古族文化具有北方游牧草原民族古老的文化特征。
    2、鄂尔多斯蒙古族文化特征形成的历史背景
    首先,1227年成吉思汗发动了对西夏的最后的战争,立志于长期作战,坚决要消灭西夏王国,所以,成吉思汗带来了蒙古帝国游牧性质的整个国家机器,运转在成吉思汗大可汗的周围。战争结束后,在鄂尔多斯大量留存下了蒙古汗国国家性质的文化精髓和组织人员,使鄂尔多斯地区承接了成吉思汗时期蒙古汗国宫廷文化的较为系统的重要内容。
    成吉思汗征服西夏,是蒙古历史上非常重要的政治和军事事件。蒙古大军六征西夏,成吉思汗四次亲征,几乎每一次都与鄂尔多斯发生密切关系,其中犹以1226---1227年,历时一年的征灭西夏的战争,对鄂尔多斯地区最早的蒙古化产生了巨大的影响和作用。最主要的表现在战争前的蒙古汗国大军选择鄂尔多斯作为战争发动前的大后方和整个战争期间的指挥中心,据此,形成了阿尔寨石窟及其成吉思汗文化遗存、鄂尔多斯大量存在的由蒙古汗国国家机构属性和职责演变而来的普遍性的文化现象;在战争过程中又作为战役间隙蒙古军队息军整马的最佳草原,由此留存下了成吉思汗十三呼日胡(集会)敖包、成吉思汗的蒙古大军在西鄂尔多斯活动的无数民间传说;在战争接近尾声以及成吉思汗突然病逝后,基于成吉思汗秘葬未及带走的原因和西夏收复后管理的需要,悉数而来的蒙古汗国游牧性质的国家机器,有很大一部分没有再回到蒙古高原而留在了鄂尔多斯地区,如祭祀十三阿塔天神的合答斤氏族等诸多蒙古部落和氏族部分地在这一特殊历史背景下永久地留在了鄂尔多斯地区,同时在西鄂尔多斯的地名中开始出现了大量与蒙古高原上地名方位的大体一致性和名称的重复性,出现了纪念成吉思汗苏勒德的敖包、纪念成吉思汗神驹的敖包,出现了与成吉思汗大军有关的百眼井深井组群,甚至有传说中的成吉思汗去世地、秘葬地、祭祀地等,这些都使鄂尔多斯蒙古族文化赋予了蒙古宫廷文化和帝王文化的特征。
    其次,蒙古汗国及元代,直至明代中叶以来,蒙古民族古老的祭祀文化和成吉思汗八白室在鄂尔多斯地区的长期存在,使鄂尔多斯蒙古族历经朝代多次更替,仍然严格遵循忽必烈钦定的成吉思汗祭祀文化之古制遗俗不变的初衷,使成吉思汗祭祀文化为核心代表的蒙古民族不同社会层面、不同社会场合、不同社会作用的整个蒙古族祭祀文化体系得以完整地保存在鄂尔多斯地区,至今仍然鲜活地表现在鄂尔多斯蒙古族的任何一个组织与个体的任何一个时空世界。
    再次,清代以前鄂尔多斯地区相对于蒙古高原而言的优质的草原生态、良好的气候条件、富裕的游牧生活、多元的蒙古文化,使鄂尔多斯承接了自匈奴、鲜卑、突厥、辽金等诸多北方游牧草原民族的文化精髓。众所周知,历史上大多数的北方民族起源于森林和草原,经过长期发展达到一定实力的基础上则逐渐向南推进,往往在达到最强盛的时候最终都出现在历史上的鄂尔多斯文化区域,鄂尔多斯成为历史上北方游牧民族发展的拐点。这样,就使鄂尔多斯成为千百年来唯一的一代一代直接继承了每一次北方草原上掀起的最高峰顶的文化遗产,从而鄂尔多斯蒙古部落拥有了北方民族最具典型性的古老的游牧草原文化。
    二、鄂尔多斯蒙古族文化的现实意义
    1、蒙古族文化前进的源头与宝库。
    在现实社会中蒙古族文化的活水之源和聚集宝库在哪里,哪里就成为传承和保护的重地,就成为推动蒙古族文化发展进步的核心和灵魂。其实探寻蒙古族文化的源头,首要的是寻找到成吉思汗文化最核心的内容,在现今当属成吉思汗陵寢,鄂尔多斯是成吉思汗陵寝所在地,是成吉思汗帝王文化和祭祀文化的保留地,鄂尔多斯蒙古族文化就是这一系列文化组合而形成的独具特色的地域文化,进而成为当代蒙古族文化的源头和宝库。
    2、蒙古族文化传承的基地与示范
    鄂尔多斯蒙古族由于其在当代社会的源头和宝库作用,也就成为了蒙古族最重要的文化基地,整个鄂尔多斯地区也成为蒙古族文化保护示范区。依托成吉思汗文化核心价值的基地作用,在现实社会条件下的意义之一就是发挥出其特殊的文化示范效应,传承蒙古族游牧草原文化,使蒙古族传统文化与当代时尚文化相融相合,相得益彰。
    3、蒙古族文化发展的未来与方向
    鄂尔多斯蒙古族文化的核心作用,即承担着对传统文化的传承和保护作用,又肩负着对未来社会的引领带动作用与发展方向的指导探索作用。要以鄂尔多斯蒙古族文化所拥有的成吉思汗文化的灵魂和真谛,以所拥有的鄂尔多斯蒙古族文化三大特征作为寻求蒙古族文化未来追逐的梦想,把握未来发展方向的法宝,作为引领和探索蒙古族文化创新发展,与时俱进的航标。
    鄂尔多斯蒙古族文化是在特定的蒙古族历史文化背景下,依托成吉思汗文化产生出来的蒙古族文化的典型代表,鄂尔多斯蒙古族文化三大特征造就了其无可比拟地占据了蒙古族文化的制高点,对于蒙古族文化现在、未来发展方向和愿景的探索而言,鄂尔多斯蒙古族文化将起到极其重要的引领和带动作用,具有不可估量的社会价值和实际意义。



    作者:鄂尔多斯学研究会副会长兼秘书长

 
  版权所有 © 内蒙古敕勒川文化研究会 蒙ICP备12001803号-1
地址:呼和浩特市金川元和集团院西2楼 ;邮编:010010 
电话:0471-4901612 传真:0471-4961642 E-mail:clc4901612@163.com
蒙公网安备 1501900215020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