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历史探幽 > 内容
大板升城考
来源:本站 作者:李 漪 云 日期:2017/6/29 浏览量:4590次
字体:     

 

   

 

 

明朝嘉靖末年,蒙古土默特部的蒙汉人民建了一座名为大板升的城。该城建在哪里?《内蒙古历史纲要》《内蒙古发展概述》《中国历史地图集》、日本和田清博士均认为大板升即归化城。

    长期以来,虽然大板升就是归化城的概念早已深入人们的脑海,但一直未能有足够翔实的史料来证实它。大板升城的位置迄今还是个谜。

我们认为大板升不是归化城,而是在归化城迤西,今包头市土默特右旗萨拉齐附近。

有关大板升城的建设,瞿九思《万历武功录》记之较详:

“其﹝嘉靖﹞四十四年,﹝赵﹞全与李自馨、张彦文、刘天麟僭称俺答为皇帝,驱我汉人修大板升城,创起长朝殿九重,期五月既往日上梁,焚楮赞呼万岁如汉天子礼。会天怒,大风从西南起,樑(梁)折,击主谋宋艮儿等八人。﹝俺﹞答弗敢居。”

其他书籍亦有建大板升的记载,如方逢时《云中处将录》载:

“全为俺答建九楹之殿于方城板升”;

冯时可《俺答后志》载:“全为俺答建九楹殿”。

其他如《荒徼通考·北虏篇》、《四夷广记·北狄广记》等,亦有类似记载。

嘉靖四十四年(1565年)建大板升城,而且是准备给俺答称帝建筑的,它应当在俺答领地的政治中心,可无疑义。

自嘉靖初(约1534年)起,俺答就常居丰州滩。隆庆四年(1570年)赵全被俘送边塞,其供词云:

“俺答﹝兵﹞可二万,躬提兵七千驻丰州滩,去老营堡、平虏、威远、右卫可三百余里。”

赵全被俘距大板升建成只有四年,大板升城建在丰州滩,这一条史料,亦提供了佐证。

当时所称丰州滩,“自东山而西至黄河约三百余里,自沙岑儿北至青山约二百里”,即今东起呼和浩特东山西至包头黄河岸,南起蛮汗山北至大青山这一片地区。大板升究竟坐落在丰州滩的哪里,前引诸籍皆不载。

萧大亨《北虏风俗·世系》载:

“把汉那吉……在山西偏关边外西北哈朗兀驻牧,离边三百余里。……子二:冷克木台吉授指挥佥事;不速布台吉。二酋具驻牧哈朗兀,即大板升迤西是也。”

上述记载,似乎是诸籍中关于大板升位置的最早的且唯一的记载。它给我们探讨该城的确切位置,提供了一条重要线索及依据。即大板升在偏关边外西北三百余里哈朗兀迤东。能够证实这条记载的还有王士琦《三云筹俎考》。该书载:

“把汉那吉……在山西偏关边外西北哈朗兀住牧,离边三百余里……﹝子﹞不速布台吉、二酋﹝指同冷克木﹞具随把汉比妓住牧在哈朗兀,即大板升迤西是也。”

萧、王二书所称之大板升,即大板升城。万历十一年(1583年),三娘子与扯力克争大成比妓(即把汉比妓),兵围大板升,亦指大板升城。二书既以大板升证哈朗兀,足见相距未远。大板升城也应在偏关边外。

二书关于大板升的记载,与《万历武功录》所记赵全供词校对,是完全准确的。

据《万历武功录》俺答列传下载,赵全供词称,俺答二万兵中,有一万三千五百人由打儿汉倘不浪、恰台吉、出浪那吉等十八位首领率领,除打儿汉倘不浪,火屯倘不浪率四千,驻地“去老营边可六百里”;脱脱儿墨率五百,“去偏头边可二百余里”外,余皆由恰台吉等率领,驻平虏、右卫边外,即今呼和浩特及凉城地区。俺答自带七千,驻地距老营堡、平虏、威远、右卫三百余里,上述老营堡是山西镇老家营驻地,在偏关迤东约六十里,赵全是由西及东陈述的。威远在平虏、右卫间,稍偏南,西至平虏六十里,北至右卫五十里,去大边也只四十余里。诸酋领驻牧地当也在其正面。既然提到俺答,又将十八位首领驻牧地一一具陈,而且分布在平虏、威远、右卫边外,足见赵全很明显地将俺答住处与众首领分开,俺答驻地不在上述边外,而是在老营堡边外三百余里处。老营堡既与偏关仅隔六十里,所指边外三百里处,相距亦未远。大板升城既是俺答的政治中心,则俺答亲带的七千兵必驻扎在其附近。赵全所供的俺答驻处即大板升,大板升城在偏关边外。在我们所见诸籍中,《万历武功录》所记之赵全供词的可靠性无可怀疑,赵全供词不仅基本证实了萧、王二书所述大板升在偏关边外西北三百余里,哈朗兀东的记载,而且使我们明白自大板升建成到隆庆四年这段时期内,俺答基本上驻大板升。

现在,我们只要考出哈朗兀在什么地方,则大板升城位置便可基本确定了。

《北虏风俗》、《三云筹俎考》均载:

“恰台吉……在山西偏关边外二百余里妥妥城住牧”。妥妥城即脱脱城,今托克托县城附近之小皇城乃其遗址。哈朗兀既在脱脱城西北百余里外,则似应在今萨拉齐附近。我们有充分的史料证实这一点。

《万历武功录》载:“俺答常远处青山”;俺答“请工师五采,建寺大青山”。可见俺答驻地皆与青山、大青山相联系,该书又载:

“(万历二年)其九月十三日,俺答自青山营偕多罗土蛮、委兀儿慎赴水泉市。”

明《职方地图》山西边镇图载:

“青山营,扯力克西哨住牧,自东胜以北皆板升,今萌酋归并于逆奴。”图上将这些文字标在偏关与东胜卫(今托克托县,俗称大皇城即其遗址)之间,青山营在偏关边外无疑。万历二年(1574年)归化城还未建成,俺答既然从青山营出发,可见大板升在这一带。青山,今人皆指东起官山西接乌拉山的一段阴山而言,更指今呼和浩特迤北山脉为大青山。明人所云青山、大青山,乃指主峰在今萨拉齐北的阴山而言。前引王崇古疏可证这一点。

《三云筹俎考》、《北虏风俗》亦载:

“俺答哈……在大同边外大青山、昭君墓、丰州滩住牧。”仍以俺答驻地与大青山相连。现存蒙文《俺答汗传》载:

“水公猴年﹝壬申,即隆庆六年﹞,俺答与哈刺兀那之阳,哈屯河之滨建呼和浩特﹝即库库河屯﹞。”哈刺兀那即明人著作之青山,余书之哈刺温、哈朗兀等,均其谐音。哈朗兀正是哈刺兀那的谐音。据此,则萧、王二书之哈朗兀即青山,与《万历武功录》之大青山、青山营同,都是指偏关边外西北三百余里那个地方,非泛言之。大板升城既在其东不远处,将其视作俺答驻地也是合理的。萧大亨、王士琦笔下的哈朗兀,必出自蒙古人及边外返回人众之口,萧、王必知道这词的含义,但却同时出现在他们关于大板升城的记载中。二书关于大板升位置及俺答驻地的记载是一致的。

《大清一统志》载:“喀朗乌谷在萨拉齐西四十里。”

喀朗乌,亦即哈朗兀(哈刺兀那)的谐音。萨拉齐即今萨拉齐,清乾隆二十九年修《一统志》时,此地设厅驻通判才仅数年,所记喀朗乌方位当不差。《北虏风俗》、《三云筹俎考》所记之哈朗兀,其方位,里程均与喀朗乌相符。至此,我们可以得出一个结论:大板升城在萨拉齐东。

大板升既在萨拉齐东,是否即归化城呢?没有这个可能。一则萧大亨、王士琦不会以二百余里外的城来证哈朗兀;二则《三云筹俎考》、《万历武功录》的记载说明,归化城和大板升分别在东西两处。

《三云筹俎考》对俺答诸部驻地的记载,基本参照《北虏风俗》,但王士琦又对萧书作了补充及修改,因而二书不同,最大的不同之处,在于王书提到归化城及东、西哨。是书载:

“猛克台吉授指使佥事。其父早故,随育于祖母把汉比妓即忠义夫人之幕。忠义与子素囊住于归化城,地方分为东、西哨,猛克随住于西哨之地。”

“哨”,指地区而言。如该书得胜堡市口互市酋长款下记,东哨有顺义王及俺答幼子不他失礼、倚儿将逊等,还有多罗土蛮及畏兀儿慎的几个小部;西哨有把汉那吉及妻、子,恰台吉等。王士琦既谈及大板升,又谈及归化城,可见它们并非一地。

三娘子自俺答逝后,驻归化城。万历十一年,三娘子见大成比妓拥“板升”及俺答遗部甚雄,谋以已子不他失礼娶大成比妓为妻,进而控制她的部落;而扯力克亦欲媘娶大成比妓,意在扩大自己势力,于是二人为争大成比妓开始了一场混战。大约五六月,扯力克与大成比妓合婚。九月,“三娘子亟使酋长扯布、土骨赤、计龙等引精兵二千人围大板升。时恰台吉亦助扯力克,遂与三娘子兵在大板升城外对阵,而大成娘子﹝即大成比妓﹞率众授板升,不使东哨得卤略。”

从《万历武功录》记载则知:

一、三娘子居归化城,所率为东哨人马,攻打西哨,足证归化城在东哨。

二、把汉那吉牧地即在哈朗兀,其妻、子及孙均在此地,且属西哨,距大板升又近。三娘子因争夺大成比妓而围大板升城,在大板升外与扯力克、恰台吉刀兵相见,足证大板升在西哨。

大板升城不是归化城,而是在归化城迤西,在萨拉齐之东。

大板升城究在何地,限于史料,还不能完全肯定,但依据现有遗存及文物,可大致确定在今美岱召地方。

美岱召正在呼和浩特以西,西距萨拉齐四十里处。此处有城墙、角楼、城门及城门楼(前几年拆掉了),是一处古城遗址。该处曾发现一块石匾,刻有铭文曰:

唵啊吽!圣识一切锁南坚错!唵嘛呢叭咪吽!

元后敕封顺义王俺答呵嫡孙钦升龙虎将军大成台吉妻七庆大义好五兰妣吉誓愿虔诚敬赖三宝选择吉地宝丰山起盖灵觉寺泰和门不满一月功成圆备神力助造非人所为也

皇图巩固          帝道咸宁

万民乐业          四海澄清

大明金国丙午年戊戌月己巳日庚午时建木作温伸石匠郭江

从铭文得知,这是万历三十四年(1606年)修建泰和门时所刻。《三云筹俎考》云黄台吉五妻,其一曰五兰比妓。《万历武功录》亦载:

其﹝万历﹞二年五月,黄台吉妻五兰比妓,松木儿台吉赴新平市。

铭文中之五兰妣吉是黄台吉妻。黄台吉逝世后,五兰妣吉当嫁扯力克为妻。五兰妣吉修泰和门,且“一月功城圆备”,足见此处原有城。有《北虏风俗》、《三云筹俎考》大板升城在哈朗兀东的力证,有遗址及文物证明美岱召是一处古城,所以我们认为大板升城在今美岱召地方。

大板升城的建成,同归化城的建成一样,是那个时代蒙古地区的一件大事。作为俺答及其部落由迁徒不定到逐渐在一个地区定居,到建立一座城池作为统治中心,是很值得研究的。同时对研究那个时代丰州滩蒙汉关系亦有裨益。本文仅就该城的位置作一探讨,期待对大板升城的进一步研究及对本文的教正。

(有些学者认为美岱召古城是福化城遗址,因为这个问题牵涉较多,当另文叙述。)

注释:

1﹞和田清博士意见,见《东亚史研究》(蒙古篇)。昭和三十四年日本东洋文库版,第758页。

2﹞余元盦《内蒙古历史概要》第77——78页。陶克涛《内蒙古发展概述》(上册第121——123页)。谭其骧主编《中国历史地图集》(第七册52——53页)也认为大板升即归化城。归化城即今呼和浩特市旧城。

3﹞《万历武功录》卷七“俺答列传中”。中华书局影印本,下同。又《三云筹俎考》卷三险隘考云石堡款下云:“边外虏酋宋银儿板升部落住牧。”银儿即艮儿,可见宋艮儿并未罹难。

4﹞载《大隐楼集》卷十六。潜江甘氏校梓本。九楹殿即长朝殿。

5﹞载《明经世文篇》卷四三四。中华书局影印本。

6﹞《万历武功录》载:庚午(隆庆四年)正月,俺答贪左卫美水草,欲阻汉人耕种,乃走板生城,号召把都儿,永卲卜及嵩奴垛落土蛮、阿儿都司、摆腰、兀慎、恰台吉,攻云中。(卷八黄台吉列传),可见此城已是俺答的政治中心。

7﹞丰州滩,即今土默川,又称呼和浩特平原。

8﹞《万历武功录》卷八“俺答列传下”。

9﹞王崇古《散逆党说》,载《登坛必究》卷三十七,内蒙社科院图书馆藏明刻本。

10﹞萧大亨《北虏风俗·世系》,民国四年北平文殿阁书庄印文,下同。据王崇古酌议虏酋款塞疏及方逢时《云中处降录》,把汉那吉隆庆四年投塞前并无台吉称号,自然也无属部封地。又据《万历武功录》、《全边略记》等,把汉那吉还归后,俺答封其为大成台吉,似即将哈朗兀与之为牧地。

11﹞偏关,明九边镇之一山西镇治所,即今山西省偏关县城。

12﹞《万历武功录》卷二封贡考,国立北平图书馆善本丛书第一集,下同。

13﹞具见《万历武功录》“俺答列传下”载之赵全供词。

14﹞据《三云筹俎考》险隘考。

15﹞《北虏风俗·世系》、《三云筹俎考》卷二。

16﹞见李逸友《托克托城名考辩》。又赵全供词云恰台吉驻右卫边外百余里。恰台吉的这一驻牧地,应当是在隆庆五年后移驻的。

17﹞“俺答列传中”。

18﹞“俺答列传下”。按此事在隆庆六年,这是俺答在丰州滩建寺的最早记载,当建在他的驻地附近。亦或后来迈达里活佛坐床之迈达里庙的前身即此寺。

19﹞“俺答列传下”。

20﹞《三云筹俎考》卷二,《北虏风俗·世系》。

21﹞蒙文《俺答汗传》十九页上。内蒙古社科院图书馆藏抄本。按该书著者达颜恰,后经无名氏修补,约成于万历三十六至四十年间。

22﹞《大清一统志》卷一百二十四,归化城六厅,光绪二十七年上海宝善斋印本。

23﹞《北虏风俗》成于万历二十二年,时萧大亨任宣大总督。《三云筹俎考》大约成于万历四十二年前后。四十一年,王士琦以山东右布政使衔在大同佐宣大总督涂宗浚封卜失兔顺义王,因功擢右副都御史巡抚大同。二书所载当可靠,且顺义王世系部分相同处较多,王士琦极可能参照了萧书。

24﹞《三云筹俎考》卷二封贡考。猛克、冷可木子。

25﹞《神宗实录》、《万历武功录》均载:十年春,明使至归化城致俺答祭,三娘子等上谢表贡马云云。足见三娘子居归化城。

26﹞皆见《万历武功录》第八卷“扯力克列传”,卷九“三娘子列传”。

27﹞皆引自《万历武功录》“三娘子列传”。

28﹞拓片原藏内蒙古大学。又“俺答列传下”,载隆庆四年方逢时“乃遣使全国,赍传贴往”,与此“金国”合。

29﹞《三云筹俎考》卷二,新平堡市口互市酋长。

30﹞《万历武功录》卷八“黄台吉列传”。

31﹞有人认为龙虎将军即把汉那吉,天成台吉是大成台吉之误,五兰妣吉是大成比妓扯力克后改的名。非也。一、大成台吉把汉那吉,万历四年封昭勇将军,后二子均袭授该职。号大成者也非把汉那吉一人。二、扯力克先袭授龙虎将军,十五年封顺义王。固然把汉比妓后嫁扯力克,但此处不应将把汉那吉与扯力克相提并论。这“敕封顺义王,俺答呵嫡孙、钦升龙虎将军,天成台吉”,皆指扯力克。田清波认为是五路把都儿台吉,也不确定。因为五路台吉是扯力克之次子,当时扯力克还在世,五兰比(妣)吉不会再嫁与五路台吉。

 
  版权所有 © 内蒙古敕勒川文化研究会 蒙ICP备12001803号-1
地址:呼和浩特市金川元和集团院西2楼 ;邮编:010010 
电话:0471-4901612 传真:0471-4961642 E-mail:clc4901612@163.com
蒙公网安备 1501900215020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