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思潮争鸣 > 内容
美岱召泰和门石刻题记正误
来源:本站 作者:王 德 恭 日期:2017/6/29 浏览量:974次
字体:     

 

   

 

 

美岱召,原名灵觉寺,其召门叫泰和门。门上原砌着一块石匾,上有题记一篇。笔者读了部分关于考察美岱召的资料,获益匪浅。但有一点觉得遗憾,就是对这篇珍贵的石刻题记,中外史学工作者的记载均有大同小异之处。为此,去美岱召进行了考核,以正讹误。

石匾现存美岱召文物管理所。长69.5公分,宽52公分,厚19公分,匾上镌刻着:

元后敕封顺义王俺答呵嫡孙钦升龙虎将军天成台吉妻七庆大义好五兰妣吉誓愿虔诚敬赖三宝选择吉地宝丰山起盖灵觉寺泰和门不满一月功成圆备神力助佑非人所为也

皇图巩固                帝道咸宁

万民乐业                四海澄清

大明金国丙午年戊戌月己巳日庚午时建木作温伸石匠郭江

且不说题记中“龙虎将军天成台吉妻七庆大义好五兰妣吉”究为几人,应是何人。史学界对此一直众说纷坛,这有待于继续深入地考证落实。

所见资料对此题记记载不一的主要有以下几处:

一、“天成台吉”的“天”字。题记中“天”字刻得很清楚。而所见资料均记作:“大”字,理由是,因为明代史书中只有“大成台吉”的记载,而没有“天成台吉”;五兰妣吉又正是大成台吉把汉那吉的妻,所以将原文“天”字改成“大”字。

据《明史纪事本末》记载:“把汉那吉癸未年(1583年)死”。《万历武功录》记载:万历二十年(1584年)“扯力克已于是月十一日四更时,与大成妣吉(即五兰妣吉)合矣”。在把汉那吉死去的第二年,五兰妣吉就再嫁俺答(阿勒坦汗)的另一个孙子龙虎将军扯力克。“大明金国丙午年(1606年)”修泰和门时,把汉那吉已死去二十三年之久,扯力克早已袭封为顺义王,此时再称五兰妣吉为“大成台吉妻”是否可能?再则,大成台吉把汉那吉也未受封过“龙虎将军”的称号。因此,我认为题记中的“天成台吉”不应该是“大成台吉”。

美国学者亨利·塞鲁斯在《绥远麦达召喇嘛庙1606年汉文刻考释》(见内蒙古文物工作队所编之《文物考古参考资料》1983年第四期)注中说:“天字上头那一横似乎更像是刻石上的瑕疵”。从此言看出,塞鲁斯根本没有亲眼见到过石匾。因为匾上“天”字刻得清楚、干净,没有丝毫裂痕、损伤,此一横绝非“瑕疵”。“天”字是题记中竖起第二排的第一个字,与别的字相比,其规格完全是按“天”字的布局结构题写镌刻的,如果是“大”字就靠下面不符合规格了。我认为,各抒已见是对的,但引用原文时应该实录,以免以讹传讹,找不出正确的结论。

二、“三宝”。题记中“三”字中部有损。但中间凹进去的一横,至今尚可辨清;“宝”字完全清楚。包头市文物管理所出具的“美岱召简介资料”记作“王宝”;塞鲁斯的文章记作“五宝”,认为五宝指:金、银、珍珠、绿松石和玻璃。其他资料有的记作“玉宝”,也有的记作“三宝”。

《阿勒坦汗传》记载:“阿勒坦汗问阿兴喇嘛,何谓三宝?答以佛、法、僧是也。”阿勒坦汗祖孙虔诚信奉佛教,“皈依三宝”,因而石刻题记“敬赖三宝”是有道理的。

三、“宝丰山”。题记中“宝丰山”三个字清楚无误。内蒙古师范大学艺术考察组写的《美岱召召庙建造、壁画艺术考察报告》(见《内蒙古师大学报》1983年第三期)把“宝丰山”记作“半山”。可能是抄录者笔误。

如果把“宝丰山”理解成“半山”,那就没有道理了。荣祥在《呼和浩特市沿革纪要》中说:在美岱召大院后,所靠的一座山是“大青山”。村中人称它为“大山尖”,而能谈掌故的父老则称为“宝丰山”。“宝丰山”即“大青山”,是有来历的。

四、“神力助佑”的“佑”字。荣祥等不少人的文章中将“佑”字记作“造”字。细观此字,左旁已损,右旁的“右”字尚可辨认,且下方没有走之儿的痕迹。我认为,应是“佑”字。“神力助佑”也符合当时那种求神佛保佑的思想。

 
  版权所有 © 内蒙古敕勒川文化研究会 蒙ICP备12001803号-1
地址:呼和浩特市金川元和集团院西2楼 ;邮编:010010 
电话:0471-4901612 传真:0471-4961642 E-mail:clc4901612@163.com
蒙公网安备 15019002150207号